老爸老妈的爱情故事(图)

发布日期:( 2021-05-08 17:03 ) 点击次数:85


  传统的爱情节日—七夕节又如约而至。我们的父母有过怎样的爱情故事?他们是怎样相识相爱的?从来没有听他们提及过,做儿女的也很少敢问。很多时候,我们不懂老爸老妈的爱情,以为那种感情已经过时。其实,有什么比得上,在珍贵的时光中,不离不弃地相伴;在浅淡的流年里,无怨无悔地相随。厮守一生、相濡以沫,正是世上最浪漫的爱情。

  难忘那一碗挂面汤

  谈到父辈的爱情,大多不像年轻人所期望的那样轰轰烈烈,更多的是一件小事、一个动作,却尽显浓浓爱意。太原市万柏林区和泽苑社区赵建军的父母就拥有这样一段爱情。

  赵建军的父亲赵鹏今年74岁,原籍河南驻马店,新中国成立后辗转来到太原。赵鹏和老伴是组织介绍的,当时两个人都没有谈恋爱的想法,组织认为他俩合适,他俩对对方也不反感,就结婚了。婚后的生活是平淡的,两个人过着上班、回家的单调生活,周而复始。“让我感受到她对我的爱是在1970年冬天的一天,”赵鹏说,当时他被认定为嫌疑分子,连着三天被要求“交代问题”,倔强的赵鹏始终没有“认错”,当时很多人都和他“划清界限”,不再理他。当他被容许回家后,一碗热气腾腾的挂面汤端到了他面前,里面还有两个荷包蛋。“后来我才知道,在我被关的那几天,老伴都会定时给我送饭,但都被挡住了,那天老伴知道我能回家后,就专门请假回家给我做饭。”赵鹏表示,人这一辈子图什么,有这样的老伴,他知足了。2000年,老伴撒手人寰,赵鹏悲痛不已,“后来我想通了,她希望我能快乐地过日子,我过得好了她也就心安了。”
  “甩手掌柜”揽下家务活

  家住太原市迎泽区南海街二社区南海东街北一巷的丁改梅今年56岁,父母身体健康。说起父母,丁改梅直言,要不是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真看不出父母的感情那么好。

  在丁改梅的眼中,父亲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平时吃饭时只给自己拿一双筷子,看见油瓶倒了也绝不会去扶。父亲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每天下班,母亲都会把做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然后把碗筷摆好,父亲吃完后也绝不会主动洗碗,每次都是吃完饭抹抹嘴就看电视去了。按照父亲的说法,家务活就应该由女人来干。对于父亲的这种想法,母亲从来没有抱怨过。

  2006年9月的一天,母亲不慎摔了一跤,导致左腿骨折。当时,母亲72岁,父亲也已经74岁。可就是这次骨折,丁改梅发现父亲变了很多。在医院时,父亲总是不离左右,看见丁改梅兄妹几个照顾不周时,总是埋怨儿女不好好照顾母亲。等母亲回家静养时,父亲竟然主动要求学习做一些简单的饭菜。丁改梅在做饭时,父亲肯定会在一旁唠叨,要求煮得软和些、味道清淡点。父亲还端着碗喂母亲吃,这让母亲很不好意思。除了做饭,父亲还揽下了其他家务活,每天按时收拾家,帮着洗衣服。等母亲病好后,父亲依然在坚持做家务。“我觉得父母的爱情就是这样的,相互照顾、相互陪伴。”丁改梅说。

  组织安排“迁就”60年

  上世纪50年代初,婚姻大事除了青年间相互爱慕自由恋爱外,还有另外一种重要形式—组织安排、组织介绍,太原市尖草坪区红楼社区刘志华的父母就是这样一对夫妻。

  1954年,刘志华的父亲刘长山从抗美援朝战场回来,被分配到了鞍山机械厂。负过伤、立过功,刘长山在当时可算是厂里的明星,可32岁的他在当时也是标准的大龄青年,厂里上下都在为他的个人问题着急。后来经厂党委研究,决定把同厂22岁的徐美芬介绍给刘长山,让他们结成革命夫妻共同进步。这在当时很普遍,毕竟有组织负责考察双方的人品、政治背景,应该不成问题,于是组织上的一个决定,两个人便在只见了一面的情况下结为了夫妻。

  10岁的年龄差距,两人存在着不小的代沟。徐美芬讲,刚结婚的时候,老伴在她心里就是个英雄,是真正的男子汉,可慢慢地她发现刘长山身上的缺点可不少,可能是当兵多年的原因,嗓门大、脾气急,遇事爱发火,而且嘴里经常冒脏字,最关键的是,常把她当勤务兵使唤。徐美芬很多次都躲在卫生间悄悄流泪,可哭完了又会和平常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接二连三降生,三儿四女,一大家子其乐融融。如今,刘长山、徐美芬老两口早已由鞍山来到太原定居,最小的重孙子也该上小学了。徐美芬告诉记者,现在刘长山不发脾气了,不是因为脾气改了,而是因为2007年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虽然一直用药物控制,但家里人一段时间不来,他就不认识了。“可他认得我,没事就对我傻笑,可能在感谢我这60年对他的‘迁就’吧。”徐美芬笑着说。

  “车祸”撞出好姻缘

  遇到心仪女孩,怎么才能快速接近培养感情?邂逅表白还是创造机会?太原市尖草坪区兴华东社区的高宇轩告诉你,一辆飞鸽自行车就搞定,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成就了父母的爱情。

  1987年,高宇轩的父亲高浩26岁,身材挺拔,长相端正,可是一直没有谈恋爱,不是因为他条件不好,而是因为眼光太高。高浩心目中未来妻子的标准是,个子要在170厘米以上,不能太胖也不能太瘦,大眼睛、双眼皮那是必须的,如果可以,最好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那个年代,高浩这个择偶标准可以和选美PK了,可还真让他发现了,这个女孩就是刘萍。

  认识刘萍,是在一次青年交谊舞活动上。高浩回忆,那天在舞场,刘萍就像一块磁铁般吸引着他。从见到刘萍开始,高浩就下定决心:非她不娶。可像刘萍这样的美女,身边追求者众多,怎么才能俘获她的芳心呢?高浩想出了一个“办法”。于是在了解了刘萍的工作单位、上班方式、上班路线后,高浩开始了行动。

  这一天,刘萍骑车上班,高浩和刘萍骑车对向而行,瞅准机会将刘萍连人带车撞倒在路边。高浩又是赔礼道歉,又是恭恭敬敬地把刘萍送到医院,然后向单位请了一星期假,跑前跑后、端水送饭,全职陪护刘萍。这样一个长相、工作、家庭都不错,还细心负责的男人,刘萍能不动心吗?一来二去,俩人互生情愫,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高浩终于把心中的女神娶到家,自然是全心全意为老婆服务,家里的脏活累活都承担,刘萍经常下班回家发现没有活儿可干,两个人就这样已经恩爱地走过了26年,而且快要当爷爷奶奶了。

  阻力再大也从未想过分开

  1978年高考制度恢复后,太原市杏花岭区大北门东社区郭鹏的母亲赵丽梅参加了高考,也是在那个时候,赵丽梅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老家在万荣县的赵丽梅属于干部子女,1978年通过高考来到太原,就读于山西省税务干部学校。一次偶然的老乡聚会,让赵丽梅结识了现在的丈夫老郭。“178厘米的个头,帅气的脸庞,硬朗的身板,让他在人群里显得与众不同。”回忆起初见老公时的情景,赵丽梅竟还有一丝羞涩。当时老郭在太谷炮兵团当兵,聚会结束后的10天,赵丽梅突然收到老郭的信。“说实话,接到信后我有点不知所措。第一反应就是拿着信去问其他朋友,她们有没有收到老郭的信件,结果她们都说没有,老郭只给我一个人写了信。那时候也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赵丽梅笑着说。就这样你写一封信,我回一封信,一来二去两个人的感情便如胶似漆了。

  老郭出生在农民家庭,从恋爱到结婚,对于两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人来说,走得异常艰难和心酸。“我父亲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甚至提出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赵丽梅说,结婚后的日子让从小养尊处优的赵丽梅着实吃不消,不仅要下地干活,还要照顾生病的婆婆,她深刻感受到城乡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也许是见不得女儿受罪,赵丽梅的父亲后来帮忙给老郭安置了工作,在老郭的努力下,家里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我相信他,更相信自己。我父母生病都是他跑前跑后照顾,现在我爸没事老跟别人说女婿好。”赵丽梅说。

  早恋终于修成正果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在很保守的年代自由恋爱的。”家住太原市迎泽区双塔寺街三社区的苏一然向记者讲述了父母的爱情。

  苏一然的父亲结婚已有25个年头。“父亲和母亲是中学同学,母亲年轻的时候长得清秀好看,是学校里的校花,父亲是大家眼中的‘才子’,不仅学习优秀,唱歌唱得也很棒,还会吹笛子和口琴。”苏一然说,年少的父亲和母亲渐渐对彼此产生好感,俩人恋爱了。“十七八岁的孩子在学校期间谈恋爱,在当时来说就是早恋,在长辈看来是很丢脸的事。我的姥姥和姥爷知道这件事后,非常生气,坚决不允许他俩交往。”然而,传统思想无法将两个相爱的人分开,苏一然的父亲和母亲还是会背着长辈们见面,互诉衷肠。

  “姥爷知道后,把母亲关在房间好几天,不给母亲出去见父亲的机会。连着几天没见母亲来上学,父亲心里着急,便跑到母亲家,从院子的矮墙翻了进去。”苏一然说,当时母亲的家是一所大院,院子里有六七间房间,父亲不知道母亲在哪一间房间,便一间一间挨着从窗户往里看。“结果被当时在家的二姨发现了,二姨从房间出来,冲着父亲气势汹汹地说:‘你快出去,以后不要来找我家小妹!’但父亲并没有因为二姨的话而退缩,先是因翻墙进来而向二姨诚恳地道了歉,然后又向二姨表达了自己对母亲的感情,结果,二姨被父亲的真情打动了,让父亲与母亲见了面。”苏一然说,1989年,两个相爱的年轻人终于赢得了亲人的祝福,步入了婚姻殿堂。

  第一次见面颇具戏剧性

  “父母的爱情曾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但是母亲一点也不在乎,追求幸福是自己的事情,和别人无关。说起来,还是母亲主动追的父亲。”家住太原市杏花岭区桃园二巷北社区的李筱告诉记者。

  李筱的母亲张美玲今年51岁,和父亲老李的第一次见面有点戏剧性。张美玲是陪着好朋友小王去见小王的“未婚夫”,原来,老李和小王从小就被家长定了“娃娃亲”,但二人却并不常见面。“我们那会在农业大学上学,老李还担任学生会主席。按现在话来说,我的闺蜜小王想去见老李,自己又不好意思,便叫我陪她一起去。可能是她太紧张,比较拘谨,见了老李也不敢说话,就去帮老李洗衣服了。我这个人性格开朗,大大咧咧,老李也健谈,没一会,我俩便天南海北聊得热火朝天。”张美玲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时间久了,张美玲得知老李对小王仅仅是兄妹之情,便勇敢主动出击,老李也被张美玲的果敢吸引,两个人最终走在了一起。

  音乐让他们走到一起

  夏天的夜晚,在长风商务区内纳凉的人,总能看见一对在此表演乐器的中年夫妇,他们就是来自太原市小店区师范街社区的赵晓雯的父母。赵晓雯的父母赵志新、闫旭今年都是53岁,是社区里出了名的明星夫妻,丈夫赵志新吹的萨克斯柔和优美,妻子闫旭拉的手风琴宏大清脆。说起父母的爱情,赵晓雯认为,音乐是奠定父母30多年感情的基石。

  1985年,正在读大学的赵志新加入了学校的乐队。“我从小就喜欢音乐,正好学校乐队招人,我就报名参加了,没想到遇到了陪我度过一生的人。”赵志新在乐队里表现非常积极,进步也很快,而他的一举一动也吸引了当时同样在乐队的闫旭。与赵志新一样,从小就开始拉手风琴的闫旭是乐队的骨干分子。因为同在一个乐队,而且彼此之间有着共同的爱好,赵志新和闫旭渐渐地相互喜欢上了对方,并最终走到了一起。这种同样的爱好也让他们的女儿走上了音乐道路。“女儿从天津音乐学院毕业后就成了山西省交响乐团的一名大提琴手,同时还给学生上钢琴辅导班。”说起遗传了二人音乐天赋的女儿,赵志新和闫旭脸上充满了自豪。
  携手30年迎来“珍珠婚”

  家住太原市小店区通达街社区的袁雯雯今年28岁,明年父母就将迎来30年“珍珠婚”。在袁雯雯眼中,父母的爱情平凡却经得起岁月的考验。
袁雯雯父母的爱情始于上世纪80年代。袁雯雯的母亲是太原本地人,当时,正值青春年华,长相清秀可人,收入较高,追求者众多。而父亲老家在吕梁,只身在太原工作,没钱、没房、没存款,和母亲条件相差甚远,可月老的红线偏偏将两个人绑在了一起。当时,父亲和母亲的哥哥一起共事,通过哥哥介绍,母亲与父亲相识。父亲为人正派,吃苦耐劳,俩人相识后迅速坠入爱河。但是,母亲的家人极力反对他们谈恋爱,理由是父亲出身农村,娘家人希望母亲能够嫁给本地人,这样才门当户对。然而,母亲看重的是父亲的人品,最终在亲人的反对声中嫁给了父亲。如今,三十年过去了,俩人的爱情已经升华为亲情,成为子女们学习的榜样。